您的位置:澳门英皇在线娱乐 > 英皇娱乐网站 > 期指保证金、手续费全部下调 还有利好出乎意料

期指保证金、手续费全部下调 还有利好出乎意料

2019-05-02 06:30

  从保证金到日内开仓量,股指期货交易将再迎来多项优化,其中,最大利好是日内交易限额放宽远超预期。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12月1日“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线日结算时起,下调股指期货保证金等,正式开启第三轮“松绑”。

  一是将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从15%下调为10%,中证50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从30%下调为15%;

  二是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单个合约20手增加为5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

  三是将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4.6,此前为万分之6.9。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调整影响最大的,在于将日内开仓限制从20手一下子提高到50手,将对市场活跃度有明显改善。

  股指期货是资本市场尤其是机构投资者喜爱的投资工具,在金融衍生品工具中经常使用。A股股指期货也曾一度辉煌,但在2015年股市大幅震荡之后却戛然叫停。

  经历过2017年两次“松绑”,以及刚刚到来的第三次,备受期待的股指交易正在向恢复常态化交易的方向努力前进。

  “期货是标准的工具,操作起来很简单、成本也很低,所以是最常用的现货替代的衍生品,衍生品最常用的就是股指期货”,一位大型外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区董事这样形容股指期货的重要性。

  2010年沪深300股指期货在中金所上市交易,标志着中国股指期货的开始。

  2015年4月,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上线,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当年六月股份大幅震荡的到来以及市场对金融衍生品工具的质疑,2015年9月股指期货出台管控措施,交易被严重限制。

  2015年的限制非常严格,期指非套保持仓保证金提高至40%,平仓手续费提高至万分之23,非套期保值客户的单个产品单日开仓交易量超过10手,就被认定为异常交易行为。

  据中信期货统计,2015年沪深300估值期货成交额一度超过全A股的150%,持仓规模一度接近3000亿。限制之下的后果是,2015年9月开始股指期货规模大幅缩减,当前股指期货加上期权持仓规模仍不足现货市值的1%,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三大期指占各自标的指数自由流通市值的比例仅为0.66%、0.48%、1.75%。

  随着市场逐渐修复,投资者也越来越意识到股指期货的重要性,近年来市场呼吁股指期货恢复正常交易的声音不绝于耳。中金所在2017年2月迎来第一轮股指期货“松绑”,将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从原先的10手调整为20手,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非套期保值交易保证金调整为20%、中证500股指期货非套期保值交易保证金调整为30%,沪深300、上证50、中证500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调整为成交金额的万分之9.2。

  时隔7个月,2017年9月又迎来第二轮“松绑”,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的保证金比例下调至15%,平今仓手续费下调为万分之6.9,但中证500股指期货的保证金比例仍维持30%不变,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仍维持20手不变。

  2018年以来,上至证监会层面的信号,下至期货业内人士的喊话,期待股指期货常态化交易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2018年12月2日,中金所再次祭出第三次“松绑”:沪深300、上证50股指期货交易保证金标准下调5个百分点至10%,中证500保证金标准下调一半至15%;股指期货日内过度交易行为的监管标准20手增加为50手,套期保值交易开仓数量不受此限;股指期货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下调三分之一至万分之4.6。

  股指期货作为一种金融工具,在资产管理领域发挥的作用很大。前述大型外资资产管理公司中国区董事表示,资产管理中衍生品主要有对冲风险、提高效率和捕捉投资机会的功能,股指期货均能有效满足投资者需求,比如对冲股市风险、复制全球股指指数等。

  在具体的投资方法中,该董事介绍最常用的方式是股票,第二是期货,第三是ETF、总回报互换等其他手段,“股票、ETF等现货需要充足的现金,投入太多会减少自己的流动性,期货就是很好的现货替代投资方法。”

  “全球市场上股指期货有很多种,但很多股指期货流动性不是很好,一般大家会用比较大的市场的股指期货,比如美国、日本、英国、法国、德国等五大市场的期货可以按权重做一些替代,这样做出来基本可以达到你想要的目的,跟踪误差大约在1-2%可接受的范围内。”该董事表示。

  12月1-2日在深圳举行的2018年第14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期间,随着方星海表示要做好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各项准备,股指期货就成为与会业界人士热议的话题。

  中金所副总经理李海超认为,我国金融期货市场的开放程度还比较有限,在股指期货市场中只有QFII和RQFII可以参与套期保值,境外投资者尚不能参与,另外我国金融期货与现货市场开放还存在发展不协调、不平衡的问题。

  李海超表示,国际投资者普遍崇尚价值投资理念,并拥有丰富的衍生品风险管理实践经验,我国金融期货和现货市场对境外投资者准入的类型和门槛还不统一,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金融资产风险管理需求难以有效满足,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境外长期资金的入市。在此背景下,积极推动境内金融市场避险机制建设,加快实现金融期现货一体化协调对外开放,有利于我国资本市场效率和竞争力的提升。

  曾参与股指期货合约设计的东证期货副总经理方世圣对此感触良多,也认可股指期货不是投资标的,而是工具。方世圣也呼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股指期货的进入门槛。

  在南山领盛创始合伙人刘治平看来,股指期货开放是好事毋庸置疑,一方面现货和期货并不是“零和”游戏,另一方面股指期货也能带来很好的流动性,沪深300股指期货一度是我们最成功的量化产品。

  “限制股指期货的原因是‘流动性太高’,理由本身就不充分。据我了解中金所也有学术论文,可以论证2015年股市大幅震荡与股指期货没有关系。”刘治平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很多人一听衍生品就认为是投机、零和游戏、博弈、赌博,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刘治平认为,在中国资本市场上资金是可以穿透的,因此风险已经可控。股指期货恢复常态化交易的方向是正确的,在大方向上不要轻易改变,“要做的是放开,数量限制上的变化不太重要,我认为没有必要限制。”

本文链接:期指保证金、手续费全部下调 还有利好出乎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