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英皇在线娱乐 > 贵金属交易 > 财通:国开泰富屋漏逢阴雨

财通:国开泰富屋漏逢阴雨

2019-05-09 13:06

  即将迎来五周岁生日的国开泰富基金今年颇为不顺,一边因踩雷丹东港违约债陷入诉讼纠纷,另一边又面临着高管层人事动荡。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期该公司总经理、督察长先后离职。值得一提的是,踩雷丹东港违约金经理洪宴也于6月5日刚刚离职,一系列的人事变动是否源于踩雷违约债事件也引起市场人士联想。从国开泰富整体发展来看,成立近五年来的规模、业绩成绩单也不算好看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非

  受金融去杠杆等因素影响,部分产能过剩、强周期行业以及风险抵御能力较弱的企业债务风险加速暴露,近两年债券市场频现“黑天鹅”。日前,因“14丹东港MTN001”发生实质性违约,重仓该债券基金公司国开泰富与债券发行人对簿公堂。

  回溯事件,丹东港集团于2014年10月发行10亿元“14丹东港MTN001”,期限五年,第三年末设有发行人回售选择权。根据丹东港集团公告,“14丹东港MTN001”回售总金额10亿元,丹东港集团应于2017年10月30日向投资人支付本金及利息。然而兑付前夕,丹东港集团却因现金流不足无法按期足额兑付本金,构成实质性违约。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不久后,多家信用评级机构对丹东港集团进行级别下调及风险预警,如联合资信就发布公告,将丹东港集团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同时将“14丹东港MTN001”、“15丹东港MTN001”和“13丹东港MTN1”的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C。降低信用等级也增加了企业的借贷成本和难度,对于现金流本来就不宽裕的丹东港集团无疑是重大利空消息。

  丹东港债券违约背后牵连了一众重仓持有该债券的公募基金。其中,国开泰富基金旗下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于2015年四季度买入丹东港2014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14丹东港MTN001”债券50万张,北京商报记者查阅基金季报发现,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自买入之日起至今年一季度末一直持有该债券,比例从未发生变动。

  如果无法拿回本金,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将因此损失5000万元。今年5月,以未全面履行股东出资义务为由,国开泰富基金将发行人丹东港集团有限公司、丹东港集团股东之一日林实业有限公司、日林实业有限公司股东王文良告上法庭。

  受丹东港违约债影响,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持有人纷纷选择资金赎回,导致产品规模急剧萎缩。截至5月22日,基金规模缩水至0.51亿元,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11月22日,国开泰富基金发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的提示性公告,6月13日基金正式进入清算程序。

  国开泰富基金违约债纠纷官司尚未盖棺定论,公司内部就迎来一系列人事调整,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总经理、督察长先后离职,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经理洪宴也于本月紧随其后离开公司,由此也引得市场人士浮想联翩。

  6月12日,空窗近两个月时间后,国开泰富基金迎来新任总经理。6月12日,国开泰富基金发布基金行业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任命杨波担任公司总经理职务。公开资料显示,杨波履历颇为丰富,曾就职于天津磁卡、中信证券、泰康资管公司,2018年4月加入国开泰富基金。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踩雷风波过后,国开泰富基金经历了一系列的人事调整。上一任总经理李鑫于4月25日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司副总经理暂代总经理职务。5月中旬,公司督察长职务也发生易主,由肖强变更为岳斌。

  不止高管团队出现动荡,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经理也紧随其后离职。6月5日,洪宴因个人原因出走,同时卸任“国开泰富开泰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国开泰富货币市场基金”、“国开泰富岁月鎏金定期开放信用债券型基金”基金经理职务,且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

  业内人士纷纷猜测,此番调整多是因为踩雷丹东港违约债所致。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对公司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公司回复。

  一位不愿具名第三方基金销售平台分析人士认为,国开岁月鎏金定开信用债基金清盘后,基金经理离职是很正常的事,事实上,基金经理因所管理产品业绩表现不好又踩雷离职在基金行业并不罕见,公募基金经理本身流动性就很大,光是业绩不佳也可能离职,尤其是在这种中小型基金公司里,另外,也不排除高管引咎辞职的可能。

  除了重仓踩雷违约债外,近两年国开泰富基金的发展并不理想,公司公募产品业绩乏善可陈,规模也在不断瘦身。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国开泰富基金资产规模为4.21亿元,在94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在第87位,2015年借牛市东风,公司规模增长至11.81亿元,不过规模排名出现下滑,截至2015年底,公司规模滑落至第99位。

  2016年国开泰富基金资产规模再度出现攀升,截至2016年底,公司以17.76亿元的资产规模排在第102位,好景不长,这一规模数据随即在2017年出现“腰斩”,截至2017年底,公司规模骤缩至7.5亿元,其中非货币基金规模仅有3.1亿元,在121家公募基金公司中排在第113位,2018年一季度,国开泰富基金非货币基金业务规模小幅攀升至3.13亿元,规模排名下滑至116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国开泰富基金公募规模之所以迟迟没能摆脱倒数的尴尬,主要源于发新产品力度不足,且存量产品又陆续遭遇投资者赎回。

  数据显示,目前国开泰富基金旗下仅有三只基金产品,包括一只货币基金和两只混合型基金,最近一只产品的成立时间定格在2017年7月13日。去年初至今年一季度末,“国开泰富货币市场基金”、“国开泰富开泰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份额赎回分别为3.88亿份、0.18亿份。今年一季度,国开泰富开航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基金份额缩水35.95万份。

  国开泰富基金旗下产品遭遇投资者用脚投票与产品业绩走势不无关系。据数据,截至6月18日,国开泰富开航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基金年内收益率亏损幅度为8.49%,垫底公司偏股混合型基金业绩排行榜,另外,国开泰富开泰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A、C份额分别为2.13%、1.94%。

  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国开泰富基金旗下产品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截至6月18日,成立以来,国开泰富开航灵活配置混合型发起式基金业绩亏损5.18%,国开泰富开泰灵活配置混合型基金A、C份额收益率分别为5.7%、5.07%,而同期偏股混合型基金平均收益率为8%。

  沪指出现罕见走势,至今只出现3次,“牛”要来了吗?#劳动致富最光荣 分享投资经验#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本文链接:财通:国开泰富屋漏逢阴雨